<button id="ovzrt"></button>

      7月7日貴州安順墜湖公交車的調查結果出來了,是我們最不愿意看到的原因,報復社會。

      從當天的監控視頻來看,此事發生的毫無征兆。一輛載著滿車乘客的公交車路過水庫,平穩行駛,接著慢慢減速;

      圖源于

         澎湃新聞

      離開監控范圍2秒后再次出現,突然轉向加速橫穿馬路,徑直沖向防護帶,毫無防備地墜下橋……

      各方立刻展開救援工作,然而不幸的是,搜救出的37人里,有20個人當場死亡,1人救治無效身亡,15人受傷。

      造成多人傷亡,公交車的失控原因自然成為了大家猜測的重點。有人說是客觀因素導致,但更多的人還是堅持認為是司機蓄意謀害,報復社會。

      當時有一種說法甚囂塵上:司機女兒去年因為高考失利跳湖自盡,他懷恨在心想給女兒報仇,刻意選擇了在高考那天肇事,為了報復社會。

      司機已經確認沒有生命體征,死無對證,各路謠言紛至沓來,很快相關部門做了相關調查,還原了事情真相:

      司機叫張某鋼,離異且沒有女兒,和前妻有個25歲的兒子,“因女兒自殺”的說法顯然不實。

      事實上,令他報復社會的原因,是一套公租房。

      最初參加工作時,廠方分了一套自公房給他,產權歸屬單位,他有使用權。

      離婚后張某鋼常常感慨生活不幸,平時住在姐姐女兒家里,這套房子則被姐姐承租了出去。最近,公房所在的棚戶區改造項目啟動,張某鋼簽了《自管公房搬遷補助協議》,按照協議,他將得到補償獎勵72542.94元。

      然而張某鋼簽字后反悔了,既沒有注銷戶頭,也沒有領取補償款。他還想再申請一套公租房,但是條件不符,他沒有通過批準。

      7月7號早上8點多,張某鋼在看到公房即將拆除時非常不滿,打電話控訴一番無效后,買了白酒灌進飲料瓶里帶上了車。

      11時39分,他向女友流露出厭世情緒;

      12時9分,喝掉了飲料瓶里的白酒;

      12時12分,他將車子開入了湖中。

      經調查,公交沒有機械性故障,司機沒有致死性疾病,這起慘案的原因,完全是生活不如意和對承租房不滿后的惡性報復社會行為。

      說起來“報復社會”,張某鋼所謂的“不滿”似乎很難站住腳。

      這套房子張某鋼只有使用權,并沒有所有權;本來政策要求僅供自用的公租房,他違規拿去租賃;合同簽好確認過補償款,他也沒有按要求銷戶并拒收補償款。

      所以在合同成立的情況下,有關部門對產權不屬于張的公租房實行拆除,是沒有什么問題的。

      用大白話說,房不是你的,你住了你租了暫且不論,國家要拆除改造,明明已經簽了字,現在反悔說自己不滿,反而要報復社會……哪來的這種道理?

      警方對張某鋼的定義為“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”,因為肇事人已經死亡,所以刑事案件無效;

      可也正是因為張某鋼的死,讓不少人對這位造成21人死亡的肇事司機頗多同情,令人十分費解。

      有的人說要多給他一點愛,不要對殺人者的苦難無動于衷;

      有的人罵我們因為站著說話不腰疼,但是也不去管受害者腰不腰疼;

      有的人開始散播陰謀論,開始言之鑿鑿說這次強拆產生沖突,發現站不住腳后繼續瘋狂找補,點評矛盾與造謠補償齊飛,指摘漠視,痛斥老齡人口無人管。

      然而不僅補償款的說法經不起推敲,“農村拆遷補償”和“公租房拆遷”的區別也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    壞人作惡之后,總有人想要從周圍環境尋原因找理由,持有這種思路的人古往今來屢見不鮮。

      在2013年的廈門,其實發生過一件和貴州公交車相似程度極高的事。

      6月7日,也是那年高考的第一天。在一輛路過考場、載著十幾名高考生的公交車上,有人點燃不明液體燃起熊熊烈火,整輛車瞬時爆炸,車上47人死亡,34人受傷,情況慘烈。

      肇事者很快被查了出來,是一名叫陳水總的男人企圖報復社會所以點燃易燃物,而他本人也在公交上被燒死。

      他的微博上留下了遺囑,他說自己命運坎坷,貧困潦倒,既沒有社保也沒有收入,走投無路只能選擇縱火,“殺一個夠本,殺兩個賺”。

      在關于陳水總身世的報道下,當年的網友都展示了宛如瑪利亞般高潔的同情心,不過問受害者,不同情被燒死的無辜者,譴責社會指摘群眾,簡直長歌當哭;

      隨后,事件的另一個側面被挖掘。根據有關部門調查顯示,社區不僅多次給他辦理過低保,還多次給他介紹工作,然而陳水總既不提供自己的年齡材料,也不愿意出門打工……連交材料拿錢都不愿意的人,與其說是走投無路,不如說是想要不勞而獲。

      然而有了權威媒體做背書,很多人還是對他頗多同情之語,似乎他犯病殺人也不是他的病,倒是社會的病。

      說著“不要對別人的苦難無動于衷”,請問,那是誰對別人的生命無動于衷?

      這種看客很奇怪,他們喜歡給每件惡性事件的主使人找動因,喜歡挖掘“兇手背后的故事”,只要找到邏輯,馬上就為肇事者掬一把屁用沒有的同情淚。

      女子砍傷幼兒園14名小孩,他們說這是因為富人區愛秀激起民憤,說到底是社會貧富差距大;

      男子半夜砍傷無辜女子,他們說因為他沒有老婆簡直太慘,還因為女拳師太多導致女性不愿結婚;

      大學生畢業找不到工作砍傷無辜小學生,他們則會狡辯現在大學根本不進行心理健康教育,都是學校的錯……

      在他們眼里,有因可循,就意味著有情可原。

      而實際上,無論有意或無意,企圖通過環境背景和現實狀況來稀釋犯罪者的暴行,是一種均攤個人惡行的手段話術,不僅占據了“同情弱者”的道德制高點,又盤踞在“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”的新穎論點山頭,乍一聽十分自洽,讓人“很難不支持”。

      但這樣的逃避說法不僅是作惡者的保護傘,更是給真正受害者的二次加害:

      你同情把車開進湖里的司機,誰同情逝去的21條生命?

      你認為進入幼兒園的兇手有情可原,那孩子的生命能不能重新回來?

      如果所有人都和兇手換位思考,你難道不怕下次自己成為受害者中的一員嗎?

      無差別殺人是很可怕的,肇事者也許沒有誘因,也不怕死,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要毀了別人的人生。

      強者發怒,抽刀向更強者;弱者發怒,抽刀向更弱者。理解作惡者的惡,就是鞭笞無辜者的善,打的是整個社會的臉。

      所以,對于危害公共安全的人,沒有理由,必須嚴懲,不可原諒。

      而從另一個層面來說,一些人對他們產生同情的原因也很簡單,無非是因為發現了可恨之人的可憐之處:賺錢不易,童年經歷凄慘,生活貧窮,遭遇坎坷……悲慘的經歷加上“死者為大”的觀念,相加之后難免會產生憐憫之情。

      而這種憐憫投射到自身,往往是一句沒說出的,“希望社會對弱者好一點,包括我?!?/p>

      然而需要厘清的是,大家都身在江湖飄無法不挨刀,但也不是每一個被社會打磨錘煉的人都會選擇用毀滅的方式抵抗,自己渡過自己的劫難,是每個自立者的必修課。

      在東莞圖書館留言的湖北農民工,曾引起過一陣轟轟烈烈的討論。

      從表面上看,他和很多號稱“生活無著”的人背景類似。

      吳桂春出身農村,只讀到了小學六年級就輟學,和妻子離婚后還要供養兒子,平時打著零工,困難時甚至需要去工友家借宿,十七年在東莞打工只回過幾次家——可他勤勞勤勞愛讀書,堅持十二年,一經報道后,他在東莞擁有了新工作。

      這樣的人無法被稱為“底層”和“弱者”,因為蓬勃的力量是可以托舉起人生高度的。

      而這個道理,恐怕把氣和火發泄在無辜者身上、無能狂怒的殺人犯不會明白。

      所以,和淺薄地對肇事者高呼“同情原諒”相比,社會更應該做的是對這些還在努力生活的人,施以多一層愛與關懷。

      張某鋼事件后,??诠患瘓F加強了對公交司機心理問題的關注,用調班、調休、談話談心的方法舒緩,保證駕駛員運營過程中的安全,也保證司機的健康。

      希望這是個好的開始,希望從這個突破口開始。

      這個世界上沒那么多的沙威,倒是自詡悲憫的理中客,應該分辨誰是真正的芳汀和冉阿讓。

      暗部軟件app

      頭像
      News Reporter
      九江叭悦租售有限公司